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煮酒论英雄的博客

一个爱好网络的小学教师。

 
 
 

日志

 
 

2009年1月5日  

2009-01-05 21:56: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到评选为山西省劳动模范,从一个普通的士兵到选为曲沃县人大常委会常委,从一个平凡的信合员工到选任为县级信用社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在熟悉他的人们眼中,他的人生是如此多姿多彩、阳光灿烂,但谁又曾知道,他在这三十个春夏秋冬、风风雨雨的创业日子里,付出了多少的艰辛与心血、汗水与困苦……。

  晋南的夏季是一个赋予美丽和充满绿色的世界,更是一个让人富于畅想的季节,尤其是晋都曲沃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城乡建设,无论从城市还是到乡村,到处都是一幅城乡欣欣向荣的水粉画,街道宽了,楼房高了,树儿绿了,花儿红了……。在曲沃县采访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被这些新变化而激动着,但也有一件事情,让我无时不刻的感动着,那就是无论同县、乡镇的领导们交流,还是同村干部和村民们座谈,只要他们谈起近几年的经济发展都常常提到一个名字和一个单位,那就是刘贵福和他所带领的曲沃县农村信用社,正是他们为曲沃县城乡经济发展及时注入了一笔又一笔资金,支持城乡居民办起了一个又一个专业商品市场,建起了一座又一座农业高科技园区。让广大的城乡居民的家庭经营迅速发展,收入不断提高,才有了今日曲沃的一派社会主义新气象。

  为此,刘贵福的印象在我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象过电影,在他身上发生的故事一次又一次的在吸引着我。

  在一个夏日的周未,经过电话约定,我们在县城西关口,那座高大雄伟的信合大厦里刘贵福的办公室里见了面。这个时刻机关的各部门都陆续下班,楼道里突显的比平时宁静了许多。我们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对面,经过了五个小时的长谈,谈他的过去、谈他的现在、谈他的将来……。夜深人静,我们将要分别之时我才感觉到,过去与他的相识都是浅层的、表面的,似乎现在才真正认识了刘贵福和他不平凡的人生历程。所以,在此时此刻,我便伏案启书想把我认识的刘贵福告诉给我亲爱的读者们!

  初露锋芒

  七十年代来,18岁的农村青年刘贵福带着满腔的抱负,踏下了六年的遥遥从军路。那时候,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尽快脱离这块贫穷而落后的黄土地……,但六个春秋之后,他在部队经过一个番拼搏后,又无可奈何的回到了这块生他养他的黄土地上,但这时候的刘贵福经过部队的锤炼已不是六年前的那个十八岁的毛头青年了。

  刘贵福一边抽烟、一边对我深情地说:“在我的人生历程中,部队的那段生活给我的成长太重要了,是部队煅炼我雷厉风行的精神,是部队磨练了我不怕困苦和艰难的毅志,更是部队树立了我不怕困难而去克服困难的力量。他不顾所有亲朋好友的阻拦和劝说,毅然报名参军了,他知道亲朋好友阻拦他参军的用意,因为那一年国家刚刚恢复高考制度不久,那次他高考分数距录取线仅差六分……现在想起来,如果当时真的拼上一拼,也许,他会成为某大学的一员,但他那时却固执认为,到部队也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前途。
在父母、姐妹和乡亲们送他到部队的那天,站在乡村的土道上,他回头望着远处灰朦朦的村庄,面对父亲及家人说:“爸,相信你娃在部队一定会干出个样子来。”

  在首都北京八大岭某卫戍区部队里,刘贵福成为某连的一名新战士。每天清晨在营区打扫卫生的战友中,有他的影子;晚上自学的伙伴中,他在其中;连队的黑板报上常有他撰写的稿件。凭着他的苦干和才干,赢得了团领导的赏识。不久,他被团司令部挑选为文书。一年之后,他又接任团司令部招待所代理司务长职务。那个时期,他可谓春风得意。不久,他参加了石家庄步兵学校招生考试,他的考试成绩达到了录取线。当知道分数的那个晚上,他高兴的一夜没合眼,心想,自己的军官梦终于要实现了。谁知,他因体检不过关,给无情的刷了下来。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失去这次进入部队军校学习的机会,自己想做一名专业军官的梦想就彻底而永远的破灭了。

  那日,现任曲沃县信用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刘贵福回忆起他在部队这段往事时,表情非常痛苦,他说:“在我人生四十多个春秋中,这是我遭受最惨酷、最无情的一次打击。当时,我真的对部队和生活失去的原来的激情。心想,自己在部队再这样干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想到离开家乡的那一天,离开父母、姐妹的那一刻,自己是多么的雄心勃勃、豪气冲天,想到这些心里真时凉透了。多亏首长和战友们一次次的开导,多次和我谈心,使我凉透了的心又开始热了起来,不久,我被调入团机关小车班,做了团首长的小车司机。当我看到身边年近五十多岁的老团长时,心想,他已满头白发了,还在部队默默无闻地努力工作着,他们为了什么?也许就在这潜移默化之中受到了他们对人生、对工作高风亮节的感染。一眨眼,便在部队工作了六个年头,但无论在部队工作多少年,最终也逃离不了军营里的那句老话“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结局。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